# blog
#
# 联系我: cnsouka[]me.com
#

DizzyMart2024

几个月前和小野道不知道聊啥聊到了要不搞个线下展会吧,其实一开始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一来公司乱七八糟要做的事情比较多,二来公司就那么几个人,从来没做过的线下展会的我们真的能搞起来吗。。虽然一直觉得dizzylab搞个线下展会其实是挺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总觉得现阶段时机不是特别好。后来拉到了乌丸屋的辣辣老师,展会这个事情就莫名其妙的推进起来了。
期间推进过程倒还是蛮顺利的,起名字选地点搞申摊页面邀请社团定周边做宣传balabala,反正要搞就搞吧,一项一项做下来,一个2000人左右的展会似乎就成型了。

担心事情比较多,我们预定4月30号就到上海,结果广东出发的小野道旋子萌星因为天气原因全部飞机延误,只有我一个人早早到了场地。第一次来宝山智慧湾,倒是感觉真的挺不错,以前是个码头来着虽然位置比较偏但好在周边吃喝玩乐真的很多,有点小度假村的感觉。我到那天晚上下着小雨,提前去给庆功宴找场地,逛来逛去找到一家装饰很漂亮的川菜。定下来之后我一个人去吃了一家东北烧烤,好吃好吃但是一串羊肉串要8块钱还是有点贵。晚上回酒店倒头就睡,半夜三点多小野道居然到了,还好没延误到第二天。

5月1号和小野道和旋子萌星集合,去看了一眼场地,地方不大,但是舞台看起来似乎还不错。场地仓库里要办的活动很多所以各活动的快递货没有分开,几个人在仓库里搬来帮去忙活半天累个半死。
还有一大部分时间都在包展会上dizzylab摊位要卖的海报,几个人合力流水线工作倒是效率蛮高,几百张很快就包完了。
晚饭去吃了淄博烧烤,第一次吃,淄博小饼挺好吃。结束后10点多和辣老师黑十集合,和场地方各种事情结束后又吃了烧烤,长这么大晚上连续吃两顿烧烤好像这还是第一次。智慧湾里随便找了一家烧烤+炒鸡,炒鸡和牛肉饼和烤牛油串超级好吃,老板娘也特别可爱,以至于后来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

5月2号社团布展+彩排,小野道咽炎半夜一直咳嗽导致我一宿没睡好,7点多起来早早来场地摆桌子贴社团标识balabala,几个很早就来社团来打了招呼送了CD,有点尴尬忘了回送给他们我们的CD。。。然后彩排不出意外的还是出意外了,前一晚临时搭了遮雨帐篷挡住了半个大屏幕,vj又得重新设置分辨率啥的,导致本来下午1点就该开始的彩排到了3点多才开始,好在社团演出们非常非常包容,大家也没啥怨言。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傍晚彩排时不停的有在园区闲逛的大叔大妈好奇硬闯场地帐篷,我跟旋子萌星在帐篷外面挡的很累,下次一定要提前安排志愿者。晚饭去吃了炒鸡,几个人喝酒吃鸡挺开心的。

5月3号展会正式第一天,我们8点不到就到场地做准备,很意外帐篷外面已经开始排长队了,看游客群里居然还有来夜排的人。搞完社团签到我基本上一天都坐在我们自己的摊位卖碟签名(。到了下午1点演出开始,这次DM其实有蛮多社团都是第一次演出,而且也有社团小翻车(),但是怎么说呢,大家都还是非常包容,掌声+欢呼鼓励,氛围真的挺不错的。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梦现回廊和阿良老师的部分,现场气氛很好。另外水幻以前的几个朋友也来了,看到大家各奔东西发展都很好,挺感慨。对了感觉tuno拍视频用的云台似乎也不错,甚至想买个同款。结束后大家晚饭去吃了炒鸡,几个人喝酒吃鸡挺开心的。

5月4号展会第二天,会场里比第一天人少一些。因为不少社团带来的专辑第一天就完售所以第二天大家都稍微空闲,来了很多人打招呼互送CD,见到了不少以前认识但是线下从没见过的朋友,挺开心的。第二天演出时虽然出了点小问题,不过万幸没出什么大的岔子。最后庆功宴去吃了之前选好的川菜,吃完大家拍了合照。结束后二次会依然是炒鸡,几个人喝酒吃鸡挺开心的。

5号准备回去了,这两天看b站群里不管是社团还是游客,大家对这次活动普遍评价都挺好的,看到了很多人真挚repo,挺感动的。走之前去吃了朝鲜烤肉,大家都累到不想说话。

希望明年可以再见!


------------------

新年快乐(2024)

又到新的一年,猛地一想去年应该算是蛮有趣的。

从除夕前几天开始到除夕下午一直在打扫卫生,这次打扫的挺细致。之前元旦时找了两个阿姨来打扫,才没过多久又挺脏的了。下午姑姑姐姐来拜年,又跟姐夫扯了半天有的没的。
年夜饭买了一点现成的菜,炖了一大锅牛蝎子,还包了饺子,这次的饺子陷蛮好吃的。
初一在家休息,晃晃悠悠啥也没干。
初二初三初四去好久没去的外婆家呆了几天,几年不见,外公外婆看起来也没什么变化,他们自己却一直说老了老了。外婆还要给我压岁钱,推来推去还给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婚的关系,舅舅看起来倒是老了好多,也油腻了起来,记得小时候经常和他一起玩diablo2,现在他的孩子都快要上初中了,不过大家还是叫他孩子的小名“果果”,感觉蛮可爱的。我问果果玩原神吗他说他才不玩,要玩就玩和平精英。
几个不太熟悉的弟弟妹妹也都上大学/高中了,还记得其中一个妹妹以前脸上挂着鼻涕的样子,现在看起来也是女大学生的模样了,小红书学生穿搭+圆框眼镜,挺漂亮的。另外有个弟弟得了抑郁症一直不出门所以没见到有点遗憾,小时候经常一起玩来着。还有个弟弟似乎有些自闭症,一句话也不说。
和亲戚们喝酒玩游戏,喝的节奏太快了我只好一直耍赖作弊(虽然其实也能喝)。有两个姨喝多了就开始抱抱贴贴讲黄段子,挺意外的。
初四回家,久违的感觉。
初五初六初七吃吃喝喝,其实还是火锅好吃还方便。

2024年了,还是希望今年过的顺利,接下来应该是有的忙了。

------------------

MC石头

大约是2010年前后,Acfun在那几年诞生出了很多一直到今天都还存在的梗(金坷垃/蓝猫/吴克/元首等等等等),MC石头大概也算其一,他的成名作《情债2010》的喊麦视频我现在都印象深刻:360p网络摄像头画质下,一个精神发型的墨镜小哥对着CRT显示器,随着音乐节奏调大调小音量,同时摇摆并喊出“BOY三个屌!AV Party山口山!”等川味英语,再配合忘了爱式的花瓣特效和网友们的弹幕空耳,乐趣十足。还记得他的名台词“我的低调!不是你们装B的资本!请认准我的唯一联系QQ337845818,山Q(这里很对不起石头哥,有段时间我填问卷之类的不想填自己QQ时就会填石头哥的QQ,因为实在想不起来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一个人的QQ号。。)”。

MC石头的火爆让当时的Acfun首页充斥着各种MC喊麦,以至于后来很多网友集体联合抗议MC喊麦滚出A站balabala。总之,就有点像今天的土味社会摇精神小伙之类,他们本在自己的圈子做自己开心的事情,却不小心出了圈被大家群嘲。

2011年末的一天我在豆瓣看到MC石头要在愚公移山演出,据说还是全球巡回第一场(想想也是来自主办方的嘲讽,后面会继续提到),海报设计是有点土味红底+MC石头模糊照+艺术字的“狗屁义气!其余均为狗B!”,当时还抱着起哄看乐子心态的我立刻联系了朋友一起买了票。

演出当天下着小雨,已经11月了天气也有点冷,MC石头那场前面还有几个人演出,石头被安排在最后11点压轴上场,所以我跟朋友也不着急去,在livehouse附近吃披萨。记得当时看到主办方发了一条微博:MC石头没有笔记本电脑,所以从四川泸州老家带着他的台式机坐火车硬座来到北京,这可能是愚公移山历史上第一位台式机演出的MC!我觉得这个微博其实挺奇怪的,艺人没电脑主办方或是谁随便借他一个用不就行吗,非要人家不远万里抱着台式机过来。这条微博大概就是那场奇幻live的开始吧。

我们大概10:50左右进场,里面人还挺多的,前场演出已经结束了工作人员在组装MC石头的台式机,现场都是在等MC石头的人,记得最前排有个黄头发y2k穿搭的女孩一直在喊“狗逼!狗逼!汪涵!汪涵!”,反正挺热闹的。过一会MC石头就出现了,看起来感觉是挺腼腆的人,可能是有点担心MC石头的台式机,主办方安排了一个DJ在MC石头旁边。

不过演出开始大概半小时左右我和朋友就走了,不少人也跟我们一样很快就出来了,因为整个live气氛实在是太微妙了让人非常不舒服。其实还是能感觉出来MC石头似乎挺失望的,之前他发视频毕竟隔着互联网看不到观众的表情,观众们也是起哄都在发牛逼牛逼,可能他真的觉得大家是喜欢他的MC喊麦,而且因为喜欢他的喊麦才来现场,结果他在live开始那一刻发现大家其实都在嘲笑他。想想也是,自己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制作的觉得还挺酷的东西,结果在另一个圈子就是个笑话,而且这个圈子的人还把他拉进去在舞台上给大家一起嘲笑,任谁都会觉得不舒服吧。

记得豆瓣MC石头小组有一句话:“人们对MC石头的追捧大多来自一种基于恶趣味的好奇,以及需要快速释放压力而滋生的文化优越感。”大概就是这样吧。


那个海报:


------------------

新年快乐(2023)

一年过去了,今年过的很恍惚。

除夕做了几个菜,作为北方人这一天竟然没包饺子(
初二初三初四在家躺着,顺便Minecraft和猛汉崛起。晚上找了些以前赵本山宋丹丹赵丽蓉等人的小品,还是那会的小品好看。
初五初六老朋友同学剧本杀卡拉OK,无聊。去了一个朋友的三层大house,地下室摆了一张台球桌,有点羡慕。
初七跟高中同桌去了上学时常去的面馆,出来散步到高中附近发现以前校门口的鸡蛋灌饼小店还开着,虽然老板已经不是以前的老板,而且饼居然还做成了方形。。。不过还是一口气买了4个,坐在寒风中公园的长椅上吃了一个,味道和记忆中的相距甚远。

2023年的愿望就是希望家人身体健康,顺便了结一些该早点作决断的事情,再做几个有意思的东西。

------------------

meta

久闻传说中的三大毒电波游戏,最近正好补了一下。
4比3的cg画面和bgm,满满的复古味道,专门放到老机器上跑倒确实还蛮有气氛的。

***虽然估计没人会看到但还是要说一下,以下内容会有剧透***
***这类游戏被剧透会乐趣减半***

对你说再见:
据说是三大电波之首,如果一定要玩一下这几个二十多年前的游戏,我也觉得sayo教算是其中整体来说比较好的一作。剧情描写相对来讲比较直白通顺,从开始就隐约察觉到主角的精神状态不对劲,所以第一把就推到了似乎是最终的结局,大体上也是意料之中没有啥特别恍然大悟的感觉,除了几个有点意识流的象征事物不是特别清晰之外总体还是比较圆满。得了抑郁症的天使大概在现实中跟主角多次说过想在医院的天使之树上吊自杀而获得解脱的事让主角把死当成了一个神圣的行为?所以他其实真心希望天使死掉吧。

自杀的101种方法:
名字挺中二,但实际内容似乎不是这样。三作里面我最喜欢101的cg和bgm,粗糙又独特的感觉。游戏的系统很多人说简陋但是我就特别喜欢这种简简单单的,还能用zx键控制对左撇子也很友好,不过似乎不能看过往文本有点麻烦,快进速度也有点慢。
剧情我觉得略微有些那啥,描写比起其他两作更加的电波(狂气?)。玩到结局也有很多搞不清楚的事情所以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主角似乎是在几个之前创造的世界分别邂逅了几名女孩然后发生了各种各种变成和她们1v1的世界,大概因为精神压力太大脑容量不够所以又创造了自我防卫的白色世界作为缓冲,但隐约记得之前各世界的女孩所以又创造了一个把她们放在一起的大集合的校园世界玩末世游戏来做出最终选择?那个什么什么波也许是真正现实世界的医生在用某种疗法治疗主角的精神病所造成的?结果搞了半天最后全是假的。。
然而我玩了几次都会进入红叶ending就有点莫名其妙,感觉她的选项我一个都没选啊,后来查了攻略发现几个女主结局基本都是一样。。而且也没有te之类的。

终之空:
和素晴日差不多,是以完成每个角色的剧情碎片一点点了解全貌的形式,所以刚开始的部分有点无聊打瞌睡,而且由于玩的是remake画风是自己很不喜欢的现代萌二风导致数次玩不下去停下来干别的去了,不过全部线路走完总体来看还是觉得挺有趣的,剧情前面和素晴日相似但后面有一些不同的情节,虽然我觉得整体还可以再电波一点。看了一眼99版的cg果然还是喜欢那样的风格。比起这作,我觉得素晴日还是要更好。

说起来每次玩h游戏从来都是快速跳过h部分不想看,有名的meta作也玩了不少,除了一些特别猎奇的画面会有点反感外,总体来说内心基本也是毫无波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素质太好的缘故。。


------------------

小玉

小玉是我的小学同桌,很可爱,细长的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声音也很好听特别喜欢听她说话。小学时的她就很可爱,记得她当时经常会手写一个表格列出来她和班里其他一些女生的名字叫我勾选哪个是我最喜欢的,大部分时候我都会选她,但是偶尔也会稍微欺负她一下选别的女生,每次这么做她就会趴在桌子上头转过去装作很生气不理我的样子等我来哄她,当然她知道我在逗她。
小玉的爸爸也蛮帅气,瘦瘦高高很清爽走路很快,总体看起来基本就是男人+放大版的小玉。但是她的妈妈气氛就感觉很不同,身体特别的胖,圆圆的脸上也总是看起来很油腻。
还是小学的时候我就有点好奇,为什么在小玉身上看不到她妈妈的痕迹,小玉也很少提她妈妈的事情。第一次去小玉家吃饭时也觉得气氛很微妙,她妈妈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后来才知道,胖胖的妈妈是小玉的后妈。有天和小玉还有小玉的闺蜜在一起聊天,不知道聊了什么她闺蜜开始说起了一件事:某一天小玉和闺蜜放学一起回小玉家玩,走到家门口看到门是半开着的状态,她们没想太多就推门进去,然而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有些异样,家里有股很重的血腥味道,小玉的闺蜜说她看到厨房那边地上有血流出来还以为小玉的妈妈在给她们做鸡肉,等到她们进到厨房才知道,可能是入室抢劫吧,小玉的妈妈被杀死了。
本来听的半信半疑觉得杀人事件都是电视里的事情离自己很远,但是闺蜜讲到这里时小玉哭的特别伤心的脸我直到现在都忘不了。后来怎么样我也不记得了,有些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时没有抱一抱她。
我和小玉一直相处到差不多高中毕业,直到分开前我们都没有再次谈论过这件事,对我们身边任何人也是闭口不谈,似乎只有我和她闺蜜知道吧。

后来大概是我大学时有天突然在人人网看到小玉结婚了,而且不知为何她还嫁到内蒙去了,她老公看起来有些凶,有种社会人的感觉。小玉倒还是那个小玉,没什么变化。人人网没了现在也看不到她的近况,不知道她在内蒙过的怎么样。

------------------

无题

最近身边一些朋友谈起了囧仙的近况,似乎疫情以来他做的各种事情进展都不是很顺利,以至于在网上乞讨balabala。确实,接连不断的疫情使得很多线下实体行业备受打击,CP等同人展会也是一再延期,想必对线下渠道依赖严重的各同人社团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吧。

囧仙本人我不认识,也没有过什么交流,只是近年间偶尔听东方的朋友提到他说了什么什么sb话,整了什么什么sb活之类的。前几天的乞讨文我也专门去看了眼,爬了几页评论区感觉怎么说呢。。。倒是感觉囧仙这人心理素质还挺好?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能让这么多的东方“同好”们落井下石阴阳怪气冷嘲热讽甚至死亡诅咒,做展会做动画做什么都是吃力不讨好,如果是我可能早放弃了吧。

不过有一件有印象的事情:大概是在2015年的某次CP结束后,天游问我们要不要去幽闭乐祭玩玩,当时正好komine和biu也在所以想着反正没去过乐祭要不大家一起去看看呗,主办komine正好也认识所以托她搞了个票就去了。
当时我们坐在后面边上,大概靠中间位置有几个人围成一个小圈一直叽叽喳喳聊天,天游则是背对舞台戴着耳机在捣鼓电脑。一直到live最后阶段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东方的动画,作画看起来很厉害,不过大概还是demo阶段吧,音效配音啥的都没有,只有天国做的bgm在响。即使如此底下观众也非常激动,欢呼声随着动画情节一阵又一阵,感觉比live本身气氛还活跃。之前一直在聊天那几个人也站起来热烈鼓掌抱成一团很是兴奋,其中有一个AVGN穿着的胖子显得格外激动,似乎还看到他有点泪崩。当时我还在想这个人搞什么jb至于吗,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囧仙。

live结束送myu酱回家后跟天游聊天聊的一激动还把车给碰了,后视镜都撞掉了搞的很麻烦,叫完交警回去前biu还非要女装去出勤。。
大概也是那天经历了各种各种所以现在也还记得吧。


------------------

新年快乐(2022)

其实农历新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除夕做了好多菜,但是每样只吃了一点点。自己包的饺子好吃。晚上开着春晚当bgm刷着手机,平凡的一年开始了。
初一干啥了来着?好像是在家躺着。
初二去亲戚家,难受尬聊,拼命喝酒,暴饮暴食。
初三初四开心快乐。
初五俩人跑去吃羊杂,讨论半天形而上的东西到半夜x
初六去亲戚家,难受尬聊,拼命喝酒,暴饮暴食。不过大伯做的酱牛肉真好吃,还打包了两块回家。

------------------

thinkpad x61

最近偶然收了一台x61,比较古老的12寸电脑,连触摸板都没有。
运气挺好,我收到这台成色还不错,老tp抛开配置其实最大问题是他的类肤质外壳涂层,摸起来蛮舒服但是很容易脏,而且时间一长涂层还会脱落看上去就很恶心,不知道这台是怎么保存的,整体外观很新。
做工太好了,十几年过去机身摸起来还是很有质感,键盘超级舒服,整个机器拿在手里这种踏实沉稳的感觉,就是thinkpad。
装个xp装点老游戏,青春回来了()

小学时家里有一台thinkpad,具体什么型号想不起来,印象就只有小红点和蓝色的回车键和xp的纸牌和有点发白的清淡屏幕颜色。大概是T系列的某款吧。
当时笔记本电脑似乎还是相当高端的玩意,偶尔周末能玩一次每次玩的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生怕弄坏。小心的插上电源打开盖子按下开机键,光听到硬盘咯吱咯吱开始转动的声音就会有一丝悸动(

那台tp貌似是奔腾3,比我当时家里99mhz的amd cpu台式机不知要快到哪里去了,但是我并没怎么用它来玩游戏或什么,而是花了很多时间看网页(主要是色情网站),看到庞大的互联网承载在这么一片薄薄的4:3 TFT屏幕上,感觉就是很奇妙。
记得我还专门去电脑城买了一根并口的联机线,一端插在台式机,一端在笔记本就能联通玩半条命1和暗黑2,用这种方式联机现在想来也算是蛮异类的吧。有机会还是要收一台T系列。

------------------

天之少女

周末几乎通宵打通了天之少女,只玩到二周目,查了攻略还有三周目NE但是不想玩了,对朽木家的事情没啥兴趣。
TE对我来讲还是比较满意,故事到这里就停止也没问题。

游戏一周目前半段剧情紧凑有趣,没有虚之少女那么多拉家常,推理部分也没有那么迷()。
后半部分打瞌睡,感觉和前半的割裂感有点强,牵强的段落也不少(强行天使),一些应该初次就搞清楚的地方也略过的莫名其妙,到二周目才知道怎么回事。

一直以为作者从壳到虚到本作最终篇始终在强调‘偏执’这一概念,游戏里每个犯过案的角色都有自己的某种偏执,因为各种各样的偏执才会不顾一切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
所以‘偏执’应该是构成整个壳之少女世界观的核心。
然而故事最后出现了鸣子爱美这一似乎没有任何偏执的角色,她做出种种事情只是单纯因为认知观念和别人不同。
可以说是不是其实只有爱美才是没有被偏执束缚的契合壳之少女世界的正常人()

总之这次对于很多纠结冬子结局的人来说,某种期待也该结束了。
不过想想一个别人笔下的虚构角色能够在一些现实世界的人心里十多年间始终占据一个小位置,确实很厉害吧。

(太喜欢MANYO的配乐了,铃汤的瑠璃ノ鳥也很棒)


------------------

CP28

这其实是我第二次自己摆摊,地点是超级难走的国家会展中心。
上次参加CP24后留下的印象一般,很累。只有一个摊位人很多所以一直没地方坐,只好坐到隔壁平行四界那里。
然而这次参展就感觉特别开心,带来的CD第一天基本上就卖完了,和来买东西的朋友们交流也很愉快。啊,同人展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啊。

布展那天排队补签有点折腾,不明白为什么CP要用cid(按社团的注册时间顺序)来排队,效率很低。指挥排队npc们态度也很差,指这指那各种不耐烦的样子,明明是你们没有计划清楚啊。里面柜台的npc倒是很热情。
好在补签的地方有很多其他同人作者,他们会主动提醒你排错队领错东西了之类的,因为大家都是同人爱好者的缘故吧。

排队的时候后面有个小姐姐蛮自来熟的,让我拿着她的电风扇给她吹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半天,把小野道晾在了一边(x)。应该问一下她是哪个摊来着。
邮寄的碟还没到,所以补签结束去摊位看了一眼五分钟不到就走了。
晚上和朋友们去吃了印度菜,出乎意料的好吃。饭后一起散了散步,喜欢散步。

DAY1大概10点过去的,有点忙。来的人还蛮多,交流很愉快,签名很累(),还有人发糖。
熊子还是人气高啊,粉丝群有派代表来团购专辑,一买就是几十张。
后来小洋、冷蝉、阿良振宇都来了,大家逛展之后都很累就去了酒店附近的酒场,温泉蛋拌饭和墨鱼肠真好吃。
晚上回酒店听听音乐聊聊天,蛮开心的。不要去桌游唱歌剧本杀密室之类的就很开心。

DAY2飞机取消给改签到下午4点,而且我跟小野道一觉睡到10点所以我就没去,小野道一个人跑去了。
12点退房早早去了机场,浦东好远啊打车将近2小时才到。
时间有点紧没有约myu酱吃饭有点遗憾。

总来的说,除了补签的环节,这次CP的体验真的很不错。摆摆摊还真挺有意思的。
记得第一次去CP貌似是CP2?也是第一次见到GK瑶姐他们。
一晃原来这么多年了。


------------------

广东旅游流水账

去了peropero,pero搬了新办公室,所在地距离广州市区还挺远,以至于我们从深圳机场出发更近。
办公室氛围蛮好的,二次元气息浓厚(),很多人带宠物上班,办公室里的猫也很多,装修和muse dash一样整体色彩明亮。
第一次见到好奇老师,聊了聊,他很有一种梦想家的感觉,有这样的老板大家应该很开心。
贵哥看起来又胖了一些,辛苦他载我们去爬山,真的好累最后山顶阶段大家都懒得爬。
pc家里有事两天都没出现,下次展会见吧。
peropero还认识谁来着,想不起来。

顺便南沙的海鲜真不错,种类丰富还很新鲜,大排档感觉也很好。
潮汕火锅也很喜欢,上次来广州吃过一次就念念不忘。
到处都是的顺德菜感觉倒是蛮普通的。

广州博物馆五一人巨多所以没预约到,只好去南越王博物馆。
南越王墓也太小了,一进墓室瞬间感觉很压抑呼吸急促,好在博物馆本身还行。镇馆之宝的金缕玉衣看起来也就那样,展览的越国各种工艺品也有些粗糙的感觉。

还去了趟肇庆,没留下什么印象。

近期可能还会去那里。


------------------

二次元

今天和朋友聊天聊到文化社区的问题

他「诶现在除了B站都没啥二次元社区了」
我「??不是一大堆吗:bangumi、萌否、天窗。。。」
他「那是什么?」

哦,也是,现在大家除了B站也没啥地方可去了,B站就变成了二刺猿、B站就变成了同人、B站就变成了【】。。。
晚上回家久违的打开B站看了一眼首页,唉算了还是翻翻kindle吧。

大概不是很久以前,大家似乎想做什么做什么。
做张东方碟、做个同人游戏、建个论坛等等似乎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觉得有意思就去学去做咯。
现在想做个什么一堆人就会跑出来反问:都有xxx了你还做个xxx有什么意思。

大概不是很久以前我也很喜欢看那些个人或小团体建立的爱好者网站,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各有特色,各种网站小banner也很用心,感觉现在确实很少能看到有趣的内容了。
似乎现在所有人都希望建立一个“权威”、“中心化”、“整合性强”的包罗万象的平台,一些五花八门的东西被扔进一个app,将人的生命消耗转化成为点击量、流量之类没有生机的数据。

想起有天dizzylab上某个社团的人跟我说能不能卖实体专辑,
我说好啊那咱们研究研究有什么合理合规合法的方式呗,
他说「我做的这些可是非法出版物!你合的什么法?」
呃,自己说自己的东西是非法出版物,做同人十几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时震惊到不知道怎么回答,另外这段时间不断看到微博做同人做原创的这个被告那个被刚,一会说你这个圈那个粉,一会说你这个小将那个卫兵,二话不说先来个扣帽子定性举报三连。人似乎变得越来越激进,对不认同的东西也越来越严格。

仅仅是觉得有趣才会去做的一点东西,也要被不理解的说你做这个没人气没流量还不如做点xxx,甚至干脆否定它存在的意义。也许能开心做点自己的东西的时代终于还是要结束了吧,可是没人做点什么那就什么也没有。

------------------

新年快乐(2021)

今天是新年假期最后一天,和往常不一样,今年没去任何亲戚家。

除夕在家吃火锅,晚上联机Minecraft搞了各种farm,好玩。
初一在家躺着,顺便Minecraft。
初二两人一起去吃了头一回听说的冰煮羊肉,不好吃还贵,还不如吃海底捞。晚上回家一边喝酒一边玩底特律,发现这类游戏看别人玩比自己玩更有意思。
初三初四初五各种同学朋友饭局剧本杀ptsd,期间大家都在讨论啥赚钱创业搞风投balabala,没意思。
初六单独约了一个高中时的好朋友,本来想喝一点然而他要备孕。

30岁前的最后一个新年,嘛,也还算不错。
希望2021年家人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自己手头的一些东西能做的更好一点。

------------------

连续好几次写了很大段的东西然后又删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话都不想说了呢?

------------------

m1 MacBook Air

纠结了很久m1到底买pro还是air,最后还是选了air。
定制了一下内存硬盘所以等了20天左右才发货。。。
收货到现在大概有一周左右了吧,自己平时常用的一些东西:

logic pro, fl studio, splice, serum, sylenth1, keyscape, pro-q
vscode, python 3.6.5, pip, node14.15.1, unity2019.4.16lts, sourcetree
minecraft java(默认fancy画面12chunks,连续玩了俩小时会发热但是不烫,稳定60帧)

跑起来原生arm和转译都没任何问题。整体感觉比我之前16寸的i9用起来还爽,16寸插个4k屏风扇就要起飞了,这个没风扇安静而且发热不大。
似乎可以完美替换了。

目前对于一些老pro用户现在m1 macs的痛点大概就是内存硬盘和接口了吧。
不知道明年的升级款会怎么样。

------------------

原神黑

这段时间天天看见原神黑,原神0分那个测评真是最傲慢+无知的一个。。
全文满满是拼命绞尽脑汁极尽嘲讽来突出原神和自己一直以来玩的自己认识中的光荣正统正确的那些真正的游戏是不同的,
高贵的我是你们老传统玩家爷爷我是创作者我还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
看到最后一看是带货,唉,为什么浪费自己的时间
以他人创造的成果而自诩得到游戏之神精神伟光正真传,嘲别人抄的太认真

还有一些连跟印象中似乎不一样的游戏的存在都容忍不了,
光看看截图看看博文就跟着用一口一个智商税业界毒瘤二次元来把自己和自认为是nt的人划清界限筑起高墙的人,
看到你们会让人感觉越来越看不到墙倒的那一天。。

前几年看到这类评论还会上去争论一番,现在也基本懒得理了
在微博这类地方和别人讨论问题,普通人想用短短几句话表述清楚并加以佐证自己的观点是很难的。
我发现微博转发评论这种形式经常会出现上来就互扣帽子预设立场,咄咄逼人贬低对方以获得满足自我优越感的语言胜利而不是仔细思考以求同存异的讨论问题,这和人身攻击有啥区别又有啥意义呢...

希望大家都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

做东方10周年

今年是自己做东方同人音乐的第十年了,好快啊

十多年前想听东方真的很难,没有现在这些网盘云音乐什么的,只能在略显繁琐的Share上慢慢寻找,再以最多10kb的下载速度慢慢拖。。
记得那会不少人用网易相册来分享资源,网易相册单张照片最大可以上传15M,但是需要手动把MP3后缀改成JPG一个一个上传,下载下来再一个一个改回去才能听。。。JShare纳米盘什么的都是蛮久之后才有而且没几年也都倒闭的差不多了。

在这种环境下,能在网上碰到兴趣相同的东方音乐爱好者还会有点小激动,记得和石马戒严、那基基他们在百度空间每次cm结束我们都会分享听到的音乐,还讨论一起去虎穴cm排队淘碟什么的。

我有一个黑白屏幕的iPod4代,20G的容量在当年简直巨大,为了填满这个iPod所以每天在网络上寻找各种音乐。有一天就听到了ALST的Circuit Breakers,以现在的眼光看来,Circuit Breakers时期masayoshi的其实编曲一般,歌姬当时发挥也蛮一般的(三泽秋的跑调【】)
但是光听就能感受到现场气氛真的很好,那天晚上睡觉时就在想,啊哪天能找歌姬在Live现场唱我自己做的东方曲那该多好。
自己会有做音乐的想法大概就是因为东方吧,再后来就是边学边做,从参与的第一张东方CD(上海THO03)到最近一些新朋友的社团专辑,到现在是第十个年头了。

题外话,做东方曲真的很适合入编曲坑,其实仔细想想学习任何东西都要经过差不多的流程:学习如何使用一个特定的工具,使用这个工具一点点把思想聚合最终凝聚成一个很具体的东西。做东方曲的话就可以在现有的旋律和大致的编曲结构的基础上继续,同样的时间内可以更多的熟悉工具本身的操作。而且东方同人音乐也有很多,其中有经验丰富的编曲人的复杂制作,也有刚入门不久的新人作品,其实都可以找来听听看他们对同一段旋律是有怎样的理解和编排,很有意思的。
另外改编东方原曲也能获得蛮多正向反馈,ZUN的原曲旋律牛逼但是那种90年代midi味pcm风的音色确实有点古老,把这样的原曲用更现代更自然的方式去演绎,最终完成的效果就会不错。

到今天,做音乐对我来讲就是一个兴趣爱好罢了,虽然也在做一些商业作品,但始终没能当作正式职业来做。而且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对东方也早没了啥兴趣,现在还在做东方的原因大概是十年前答应了瑶姐(她自己可能都忘了)和做了dizzylab的关系吧。

不过因为东方是起点所以现在能做点什么出来,能在这个广阔的宇宙中留下一点点痕迹,想想也挺不错的。


------------------

Macbook Pro 16 2019

上一台Mac是16年刚工作不久时买的:
第一代蝴蝶键盘和TouchBar的13寸mbp
感受是对很多人吐槽的TouchBar没有感觉,倒是对这个新键盘的手感久久不能适应。
反倒很怀念上大学高强度使用的老掉牙的2010年初15寸非r版。
所以看到16寸不使用蝴蝶键盘而是“升级”为传统剪刀键盘时,毫不犹豫的下单了。

目前使用3个月多,感觉良好。

唯一的不满是:连接外置显示器时风扇声音太大了😂

------------------

水幻之音

2015年秋天,相比起其他同学东奔西走忙于考研出国找工作,我的大四过的还算蛮轻松。

一直一来对做游戏很有兴趣,所以利用课余时间用cocos2dx边学边做了一个小游戏,并参加了同年的cocos jam还运气很好得了一个小奖,后来又看到自己的小游戏被人在微博上推荐转发了好几百次。
也巧,那几天天国正好就跟我说,他在南京搞了一个公司做音游,要不要来一起做做?天国不知道我是cs方向,本意大概是希望我去做bgm吧hhh

其实我一直也想做个音游来着。
记得小学时刚接触DJMAX就喜欢上了这个系列,而且自从开始做音乐以来,不断结识了不少同样爱好做音乐的朋友,从很早前我就在想,如果能做一个音游然后放很多中国制作人的音乐在里面,运气好的话可以把这些人推向世界那该多好。但是做音游这个想法虽然已有多年但是始终没有一个具体的意象出现在脑海中,做成什么样子?怎么运营?怎么推广?
我猜天国想做一个音游的想法大概跟我一样吧?但是他的执行力比我高多了hh
所以在天国跟我说要不要做音游时,我几乎什么也没问当时就说好,回来推掉xx和网易的offer第二天就从上海搬到了南京。

天国当时还在国外读研,水幻蛮多事情由他在国内的创业伙伴TJ在做,TJ我之前不认识,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这个人就是我印象中南京人样子:热情从容端正,但也有调皮的部分(可能就是南京人说的“侉”?)。后来才知道,TJ是我中学时期玩太鼓达人时偶然听到别人提到定制的TJ棒的制作人。我们成了关系蛮好的朋友,大概在整个水幻期间交流最多的就是TJ了吧。
水幻当时也没几人:天国(在国外)、TJ、Kui爷、吴鹏x和吴x(实名打码)和偶尔来一下的biu,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大家平时都在南航的创业孵化中心里的共享办公室,办公室虽然不大但是因为是在校园内所以感觉周边环境还蛮好,名义上是上班工作但更像学校社团活动,大家坐在一起讨论载音怎么设计、代码怎么写等等,下班之后去逛南航附近的小吃街或食堂,真的很有意思。

不紧不慢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
载音上线后,效果有些超出预期(也许也没有),修bug、筹划新作、做活动、招员工、参加展会、搬办公室等等加入日程,事情越来越多,水幻的脚步也越来越快。
我们去科技园参加了项目评比最终得到了一间蛮大的办公室,我和TJ去宜家买了桌椅,铺了地板,搬来了各种手台,和TJ、绿球、周存一起好好布置了一下这个办公室,把它做成了一个标准的创业公司的样子hh,最后在大门口挂上logo牌子的时候,大家都跑来拍照留念。

大概2017年初,天国准备回国前,我因为一些事情最终还是离开了水幻。
在离开南京前我去了一趟鸡鸣寺,为水幻的大家烧香祈福。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很快乐。

↓ TJ拼桌子前后



------------------

Hello, World!

其实蛮早前就有自建blog的打算,只是一直懒得弄
用了很久的ninja blog断断续续写了10几年,终于还是迎来了关停的一天
还好文章全部备份下来了

很喜欢隔一段时间就看看以前的琐碎记录,回忆一下以前的人和事,当时的心情等等

说起来本打算买个阿里云的香港主机装个wordpress跑一下就行,然而主机买好发现连接速度实在是不太理想。。。ssh延迟巨高甚至经常连不上,连换个wp主题都很痛苦
还是用django简单搭一个吧,页面什么的随便写写改改也容易
买了digitalocean的主机发现意外的还不错,墙内也能访问速度也挺好,后台也很简单明了

周五夜晚折腾了几小时,简简单单的开起来

------------------

Go Back

-